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景喜猷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景喜猷生态书法略说

2017-08-30 16:32:11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刘彦湖
A-A+

  喜猷兄行年五十有奇,始欲举办个人书法大展,自是可喜可贺的好事。事实上,早在几年前他就已经开始酝酿这个大展了,之所以推迟到今天才得以实现,事务的丛脞是一方面的原因(他长期以来担任着文联、协会的领导职务),而他对待艺术的严谨态度,则是更重要的另一方面的原因。但无论如何,这个大展能如期举办,则是我所企盼的。

  我与喜猷兄相交近四十年,又是同立海天庐师门墙的师兄弟,观其言,察其行,今天我可以说越来越懂他了,也越来越由衷地心生一种感佩。论襟期、论情怀、论才气、论热诚、论浪漫、论有趣……喜猷兄都可以说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稀有品种。仅就其书法而论,他早在二十几岁的青春年少之时,就以一手“字里金生,行间玉润”的褚遂良,深得先师周昔非先生的欣喜赞叹。加上他灵心慧手的妙悟与挥洒,把本来就讨人喜欢的褚体写的真是风姿绰约,遒丽秀拔,即端然又妩媚,每一展对,如遇美人,如见道心,亦如辛稼轩之满眼看青山。也正是以此,他的作品在诸如长白山国际书法大赛以及第四届以还的全国书法大展中或荣膺最高奖项,或深受专家的好评。

  经历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新潮美术或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思潮影响,书法界也开始了各种风格,各种样态的新形式的探索。喜猷兄是这个时代的亲历者,见证人,他对这些此起彼伏的风潮是熟悉的,清楚的,但他采取的态度又是审慎的。他欣赏和研究着古代的经典,他也顺理成章地考察着从吴昌硕、康有为、沈曾植、郑孝胥、齐白石黄宾虹以致于右任、沈尹默、沙孟海、王蘧常、高二适、徐生翁、启元伯……这些近现代的书法大师们,他们无不是即能法备气至,又能戛戛独造,不待别张一帜,标榜所谓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仍然足以彪炳青史。反观当今某流某派,某现象某主义的所谓现代书法艺术家们,它们在形式上的花里胡哨与点画结构上的荒腔走板,用白石老人的话说就是“议论阔大,手段卑俗”。有鉴于此,我越发觉得喜猷兄审慎的态度就特别有远见和有智慧了。

  书法固然要与时俱进的,元代的赵孟頫说“结构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这是一个完整的命题,即时代性与永恒性,心裁的创造与心性的澄明始终是统一的,这才是按照中国文化自身的发展逻辑,这也是中国书法文化的自然生态。中国书法的特殊性,决定了书法艺术独特的价值所在。中国书法离不开汉字,中国先民们创造和运用的这套字符体系才是最了不起的伟大创造!钟、张、羲、献也好;颜、柳、欧、赵也罢,都离不开写字。古人说:“用笔者天也,流美者地也。”用笔写字竟然可以同流天地,这其中的真意是往复不尽的。

  这里我想起徐梵澄先生讲过在一个故事:“昔康昆仑弹一手绝妙琵琶,有欲拜其为师者,先奏一曲,拨弹未几,康止之曰;若已不可教,以所弹有胡音之故也。”徐先生说,古人学问能达到极高境界,是因为纯,如今已遍是“胡音”,难求境界了。不惟如此,在今天,当人们欣喜于基因技术的重大突破与人工智能的飞速发展的同时,转基因的泛滥,使千万年来自然生态已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比如:转基因食品是否对人类会造成伤害?人工智能的开发是否将导致未来不可避免的人机大战?前卫、新潮的姿态,常常代表着进步,炫眼夺目,花枝招展;而静观审慎的态度未必不是一种处变不惊的淡定与从容,尤其在今天这样一个浮躁、喧嚣甚至慌张的时代,后者也许表现出了更大的智慧。

  前几天和喜猷兄通电话,他告诉我他正在进行的创作以及他对目前诸如雾霾、环境污染等问题的担忧。他说他在关注生态,他在写一些古代山水游记之类的作品,因为在那些优美而温馨的文字里面,不仅可以领略那些豁胸洞目的天地壮观,更可领略先人们天人合一的智慧境界。喜猷兄就是这样,常常在看似沾沾自喜的享乐中表现出一种悲悯的情怀。

  我心里在想,喜猷兄的书法不正是有机的和生态的吗?自然的生态、文化的生态、书法的生态,都在遵从着大造的意志或者自身的发展逻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喜猷兄的书法是人工天巧的合一,他那一手漂亮的书法一如康昆仑那一手绝妙的琵琶,是不杂胡音的。

文/刘彦

(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院研究员、著名书法篆刻家)

丁酉惊蛰于安敞庐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景喜猷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